博主的QQ群 705607165 一起来玩呀!

MENU

升入大二的碎碎念

2020 年 08 月 27 日 • 生活随笔阅读设置

0.序言

许久未见,本想着努力月更博客,但因疫情在家上网课的生活实在是过于单调,实在没什么可以水的。

不过现在我们即将迎来返校与军训,生活终于重新回归到了种正常的状态,至少在精神压力上不再是原本的养猪式生活了。

1.学生会晋升

前两天新任主席与我进行了沟通,表示了对于我上一学年在新媒体工作上的肯定,并征询我关于是否留任的想法。然而因种种客观原因并不能给到我一个实际的编制,我可以拿到学校的聘书且自称为副部长,也可以享受到与他们相同的待遇,但不能以正式文件的形式确立我的存在

我不知是喜还是忧,比起陪跑的同学来说,至少我还获到了些许学长学姐们的关注,不至于一年白忙活。但殊不知,在下一轮中,我是否会成为陪跑人,落实了基础工作,却终成为了他人晋升工具。

诚然,在这一学年中,我揽下了很多工作,时常承担些紧急任务,上午接到的活下午就能够完成工作;也能够完成部长所布置的各类非常规的工作任务;也偶尔会因自己对于捣鼓网站等一些比普通人稍稍多一点的小技能与作品而收获到些许沾沾自喜。耐心且高效算我给自己的一个标签吧,但这一点似乎在晋升之路上显得并非如此之重要。

走到这一步的人,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另外的两位副部长也各自擅长摄影与手绘等专业技能。对于成为副部长这一结果,我也表示接受,唯一遗憾的是我不被官方文件所承认,另外需要反思的是我距部长还差了多少。

工具人可能永远还是工具人吧,如今的生活早已不是初高中般的以成绩为代表的以结果以产能论英雄了。比起主席们钦定的部长而言,我觉得可能我更缺少的不是工作的能力,而是没有想法,也不懂交流。

一学年以来,不论是正式会议,还是私下交流,同学姐部长们的交流都仅仅停留在“好的收到”、“预览已推送还请审核”、“已更正”这样的阶段,没有参加过一次轰趴与聚餐等活动,甚至连平时的互动也是少之又少。可能因为部长们都是学姐,我不太方便交流,但换成学长做部长,我也不见得能聊得起来。我们的关系仅仅保留在工作层面上,而并不能成为朋友。她们指哪我改哪,她们想要什么需求我就实现什么需求,我不太善于言辞上的撒娇或推诿以体现那种俏皮可爱,也没有自己的想法,无非就是将上级的意志实现出来,可能这就是情商上的差距吧。

可能这就是生活吧。

2.冲头

终于还是迎来了开学,我们学校是打定主意全市第一个开学来做冲头了。按照学校统一部署与安排,我们大二的同学将在 8.29-9.1 期间内分批次返校, 9.2 后开始为期 17 天的军训。一切都是一刀切式的全封闭式管理,全员入校时核酸检测,不得叫外卖或离校。

其实吧,对于很多人争议的不佩戴口罩军训可能较高风险一事,我倒是觉得无所谓,真来了带个口罩也没用。但我不想军训不想开学是真的。

之后了解到 ECUPL 和 DHU 也大都安排在我们学校后几天就返校,我心里也平衡了些,可能我们学校长在荒山野岭方便管理吧,所以第一个开。不过还是很羡慕继续上网课或取消军训的学校。

3.朝令夕改·终究是错付了

生活总是这样的大起大落,我失去了军训免训的资格。

免训名额从4人删减至了3人,我就是那个被del掉的人。名额给了新部长和摄影的同学和一个…不留部的同学。我确实很难理解此,她竟宁可给外人也不给我……从小学5年级就有军训,前前后后已经训了4次了,我怀疑我是易军训体质,很少有见到五年级和初三都需要军训的情况。嗐。就当老天想让我再来一次军训,那就来第5次吧。

最后编辑于: 2020 年 09 月 25 日
返回文章列表 打赏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
打赏二维码
添加新评论

已有 5 条评论
  1. 文章写的很好啊,赞(ㆆᴗㆆ),每日打卡~~

  2. 又发现一个好站,收藏了~以后会经常光顾的@(笑眼)

  3. 同是工具人 落泪#(哭泣)

  4. 真是工具人落泪#(哭泣)

    1. @不是李小程TT泪目!